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律师王青

执于一念,将受困于一念;一念放下,会自在于心间

 
 
 

日志

 
 
关于我

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齐鲁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基本业务是民商事诉讼、刑事辩护。 主要业务是项目投资、企业法律顾问。擅长业务是人身损害赔偿、知识产权、尽职调查。联系电话:13583182752。

网易考拉推荐
 
 

【周立新律师】致双峰法庭的悼词  

2013-12-22 19:16:19|  分类: 社会生活新闻、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立新律师】致双峰法庭的悼词
                       ——话说娄底中院的法治大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6b502a0102e1xg.html
    令法律界人士瞩目的双峰审判,娄底市中级法院常务副院长成灿曾在2013年12月19日上午代表法院在关于庭审程序的协调会上,针对有律师写博客表示法庭有没有独立审判权的担心,曾斩钉截铁的说:审判刘义柏黑社会案的合议庭及娄底市中级法院的背后,没有枪指着,有的只是司法正义的法治大旗高高飘扬。
 
    娄底中院成灿副院长的这句激动人心的话言犹在耳,令人无比遗憾的是次日早上,他所说的这杆法治大旗还未来得及飘扬就倒下了。
 
    此案,前十七天的庭审,全部是辩护律师们对上诉人的发问程序,这是中国刑事法庭上前所未有的情况;而这个时限正好是一审全案审理完毕的时候,可见,娄底市中级法院在保护当事人及辩护人诉讼权利方面是真诚的,特别是启用最大的双峰法庭做到完全真正的公开审判,令人感觉到了司法正义的法治大旗正在双峰法庭上冉冉升起,本律师一度产生了“双峰升起伟大法官”的幻想。
 
    因为以杨金柱为首的28名辩护律师,从开始就鲜明提出本案的非法证据排除程序(排非程序)依法应该、必须安排在对上诉人的发问结束之后、举证质证之前,这为此案的审理埋下了“地雷”。为了排除这颗“地雷”,李琼审判长在庭审第二日休庭后与全体辩护律师进行沟通,并在此前后数次屈尊来到律师下榻之处,找到部分律师交换意见,意在说服律师们同意将“排非程序”安排在举证质证之后。但是,李琼审判长的意见遭到了律师们的顽强抵抗。
 
    随着“发问程序”结束时间的逐渐临近,双峰法庭内控辩审三方的关系越来越紧张,至19日上午10时20分,庭审结束对最后一个上诉人发问时,已经无比凝重了。
 
    因为,杨金柱律师曾声明如果在发问完毕后的庭审不是进行排非程序,他将要退庭抗议,到娄底中院、和湖南省高级法院去讨说法。所以,聪明的李琼审判长说,休庭20分钟后,娄底中院的成灿副院长将与控、辩双方开一个协调会。
    成灿副院长90分钟的讲话,柔中带钢,气势逼人,中心意思就是要相信娄底中院真排非,排非程序安排在举质证前或后,都合法,并且是法院的权力。语带威胁点到为至地希望、要求、提醒律师务必遵守法院方面将排非程序安排在举证质证之后的决定。
 
    成灿副院长全篇讲话一幅上级对下级,长官对部下的口气,最后一句话是欢迎律师们发表意见,但又说法院方面的决定不可改变。这给人的感觉是,死刑判决已经下达,明天就要执行,有什么临刑遗言各位就尽管讲吧。
 
    当日整个下午的沟通会上,成灿副院长稳坐在审判长位置上接受律师们的炮轰。
 
    原来,李琼审判长没有能以技术自已拔掉杨金柱律师安下的“地雷”,而将他的领导搬出来凭权力强行扫雷了。但是,这样反而是点燃了“地雷”的引线。
 
    次日早上,全体21名上诉人被提押上庭,法庭气氛剑拔弩张,随着李琼审判长要求第一上诉人杨金柱律师举证的话一出口,引爆了他埋下的这颗“地雷”,他在发表了30分钟应该先行“排非程序”的当庭讲话后愤然退庭抗议,之后,有7名律师也以不同方式退庭表示抗议。
 
   下午16时,我与杨金柱等7名律师到达湖南省高级法院后,发现湖南省高院正在等待着我们一行的到来呢。两小时的当面沟通,本律师发现,娄底中院的背后没有枪指着,但是却有湖南省高级法院在背后为他们先举证质证后排非的决定撑腰呢。
 
步出湖南省高级法院天色已黑,娄底中院在本律师心中司法正义已死。
 
    一、我们懂得律师与法官的关系
    本案全体律师都懂得律师是法官公正审判案件的助手的关系,司法正义只有法官才有权实现,我们不可能与法官为敌。但是,法官的位置只能是居中裁判,本案法院决定“先举证后排非的理由是检察院没有准备好”,这样的法官显然成了控方检察员的帮手,法院的决定犹如违章逆行的汽车,必然遭到以护法为职业的律师的抵抗。
 
    二、法官只有依法审判的权力,没有滥用职权的权力。
    娄底中院的依据是法律规定排非程序安排在举证质证之前或是之后都可以,这个权力属于法官。如果法官就因此有权随心所欲决定排非程序的启动时段,、想在前就在前想在后就在后,而无一定原则可遵循,因为人的任何决定都会有受利益驱动的动机,所以这不仅是不正当决定,已然涉嫌滥用职权。
 
    三、司法官员的个人观点并不是审理案件的法律依据。
    李琼审判长,为“扫雷”搬来的救兵是他的上司成灿副院长,成灿副院长又抬出最高法院刑三庭庭长戴长林(的文章)作后盾,这种以权压法的作风,律师们岂会吃这一套。戴某人身居最高院操作生死大权,但却是一个不讲理的主。想当年对安康杀人案被告人邱兴华、遵义杀人案被告人何胜凯的律师提出精神病鉴定申请,他在2000多人的律师会议上说,律师可以申请,但是法院有作出不鉴定的权力。在排非程序的启动时段上,戴某人一如既往,只讲权力不讲道理。
 
    四、如果法律规定有含糊之处,根据法治原则只能将司法利益让渡给当事人,国家没有资格凭借权力与公民争夺这种利益。娄底中院的这个法庭,已然把一部庄严的公共典籍,当作了他们随心所欲断章取义的家用私书。
 
    五、法官的一切决定都应服从公正与效率的原则。
    如果说,法律赋予了法官选择适用法律的权力,但是这同时一定要求法官遵循效率和公正的原则。对此,成灿副院长的讲活不敢回避,但仅是提及之后完全绕行。他没有讲清楚法院将排非程序安排在举证质证之后的道理,当然,他更不敢公然为检察员帮忙(以检察员还没有准备好为理由,这是李琼审判长在杨金柱律师下榻之处谈话时所说)。按娄底法院的先举证质证后排非的做法,犹如将一堆好坏夹杂的萝卜全部买下打包装车,要运到了食堂再拣出腐败变质的萝卜,这个道理浅显如此,何来的效率和公正呢?
 
    杨金柱律师已经表示,可以接受“检察员还没准备好”的理由,律师们因为追求心中正义,可以不击半渡之兵。因此提出,可以休庭让检察员作好准备再战法庭,但是竟然被法庭所拒,这不得不令律师们担心,本案法庭是否会是真实意。本案一审律师们已有教训,对公权力的任何承诺都有本能的戒心。
 
    六、双峰法庭冉冉升起的法治大旗还未飘扬已然倒下。
    成灿副院长曾高调声明,合议庭及娄底中院的背后没有被枪指着,他斩钉截铁的说,他们的身后只有法治大旗高高飘扬。可以说,开庭前17天,律师们好像看到这杆大旗在冉冉升起,但是,第18天,这杆大旗还未及飘扬就被娄底法院自己砍倒了。也许,他们的背后虽然没有被枪指着,但是,他们已经成了别人手里的枪。
 
 
    双峰法庭,你的正义性在我胸中已死。最后,本律师以意大利法学家切萨雷-贝卡利亚的话作为献给这个法庭的悼词:
 
    一切违背人的自然感情的法律的命运,就同一座直接横断河流的堤坝一样,或者被立即冲垮和淹没,或者被自己造成的漩涡所侵蚀,并逐渐地溃灭。
 
   
                           周立新 2013年12月22日  双峰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