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律师王青

执于一念,将受困于一念;一念放下,会自在于心间

 
 
 

日志

 
 
关于我

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齐鲁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基本业务是民商事诉讼、刑事辩护。 主要业务是项目投资、企业法律顾问。擅长业务是人身损害赔偿、知识产权、尽职调查。联系电话:13583182752。

网易考拉推荐
 
 

原告在请求权竞合时能否在庭审中作出选择又在庭审后变更诉请  

2013-03-25 22:08:41|  分类: 合同纠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告在请求权竞合时能否在庭审中作出选择又在庭审后变更诉请

蒋贤铮

(2013年3月25日)

[案例]原告王某是华星小区的业主,其在某日傍晚将轿车停放在小区停车场,次日发现轿车被盗,虽向公安机关报案但案件一直未能被侦破。王某遂起诉物业公司赔偿损失8万元。法官鉴于本案违约与侵权竞合,要求王某明确要求物业公司承担违约责任还是侵权责任,王某选择侵权之诉。在庭审中合议庭均按侵权法律关系进行审理,但最后在判决书却以物业服务合同纠纷为案由,并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合同法》第六十条的规定判决物业公司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赔偿责任。物业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理由之一是一审法院混淆合同法律关系与侵权法律关系,错误地改变原告王某选择的案由,进而错误地适用法律作出判决,剥夺了当事人的选择权和辩论权。二审法院经审理后在判决书中认为,本案存在违约之诉与侵权之诉的竞合,原告王某享有选择权,其在一审庭审过程中确定本案为侵权之诉,而庭审后确定为违约之诉,没有违反法律规定,并且物业公司在二审庭审时就侵权之诉与违约之诉都作了答辩,一审法院并未剥夺当事人的选择权和辩论权,故物业公司提出一审法院错误变更案由的上诉主张,二审法院不予采纳。

[分析]依照《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及《合同法解释(一)》第三十条“债权人依照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的规定向人民法院起诉时作出选择后,在一审开庭以前又变更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对方当事人提出管辖权异议,经审查异议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起诉。”的规定,在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发生竞合时,一方面,赋予受害人选择权。即受害人在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中有权选择其中一种责任提出请求,但不能基于两种责任同时提出请求。在通常情况下,受害人会选择对其最有利的责任方式。另一方面,受害人选择违约与侵权之诉有法定时间限制。即受害人在起诉阶段经法官释明后择一起诉的,法官将根据受害人选择的案由或诉请进行审理。受害人如果在一审开庭前又变更诉请的,法院应当准许。为避免审判秩序被扰乱甚至使审理无法进行下去,现行法律不准许受害人在庭审中或庭审后对原来明确的案由或诉请再作变更。违约之诉与侵权之诉的诉讼管辖、归责原则、举证责任、责任形式、责任范围、诉讼时效、适用法律等方面存在重要的区别,在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竞合的情况下,如果准许受害人超过法定时间,在庭审中或庭审后仍可以变更案由或诉请,违约方或侵权人行使辩论权或管辖异议申请权等诉讼权利将因无所适从而不能得到充分保障。

在本案中,经一审法官在庭审中释明,原告王某选择侵权之诉。法官在庭审中引导双方当事人围绕侵权法律关系进行审理,庭后却准许王某变更法律关系为物业服务合同关系,并据此作出判决,存在如下三个问题:

其一,一审法官直到开庭过程中才向王某释明并准许其在庭审中选择违约和侵权之诉,与《合同法解释(一)》第三十条规定的最迟选择时间要求不符。在庭审后一审法官还准许王某反悔原来的选择,变更为另一请求权,属错上加错。究其原因,可能是王某原来选择的侵权法律关系经庭审查明物业公司的行为不构成对王某侵权,合议庭判定王某选择侵权之诉不适当,诉请将被驳回。一审法官担心王某不能另案起诉行使另一请求权,其损失将得不到赔偿,于是,在庭审后向王某再次释明并准许王某再次选择。一审法院准许王某过份行使选择权的做法,显然超出了《合同法解释(一)》第三十条对选择时间限制的规定。

其二,物业公司提起上诉,质疑一审法院准许王某在庭审后变更请求权。二审法院却以物业公司在二审庭审中对违约与侵权之诉的竞合问题进行了答辩,并未剥夺其辩论权为由,不支持其主张。笔者以为,二审法官围绕物业服务合同关系组织当事人进行举证、质证和辩论,并不能否认或代替一审法官按侵权法律关系进行审理的诉讼行为。对法律责任竞合问题的审理,毕竟不同于法律关系本身的审查。

其三,一审法院按物业服务合同法律关系作出判决,却既引用《合同法》的规定,又适用《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有关侵权责任的规定,有故意混淆法律关系之嫌。再者,《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因《侵权责任法》的实施而被取代,就应适用《侵权责任法》的有关规定。

由本案延伸出如下两个法律问题:

第一,在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竞合时,受害人根据对诉讼结果的预判,会选择最有利于自己的责任方式进行诉讼。但经庭审后,法官发现受害人选择不当,其诉请被法院驳回,受害人的损失得不到赔偿,其是否可以选择另一请求权另案起诉。因《合同法》对此未作明确规定,学术界有相反的两种观点,而司法界也有两种不同做法。对此,笔者以为,《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对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竞合的规定,立法意图在于防止违约方或侵权人承担双重责任,并不在于限制权利人或受害人寻求其他救济途径。因此,当守约方或受害人选择的请求权被驳回后,应当认定另一请求权并未消灭,进而准许其选择另一请求权另案起诉,以充分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这一做法也不会造成违约方或侵权人承担双重赔偿责任的法律后果。为规范裁判方法,统一适用法律,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制定《合同法》司法解释时对此作出相应的规定,比如规定“受损害方择一请求权要求违约方或侵权人承担违约责任或侵权责任,胜诉时另一请求权当然消灭,败诉时另一请求权并不消灭,并可以另案起诉行使该权利。”

第二,守约方或受害人在一审开庭前选择一请求权要求违约方或侵权人承担责任后,一审法官又准许在庭审中或庭审后变更为另一请求权。对违反《合同法解释(一)》第三十条有关选择时间要求的法律后果,现行法律并未作出明确规定。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应制定司法解释,规定二审法院或再审法院可以应违约方或侵权人的请求,根据一审判决违反法律规定的后果轻重作出不同处理。比如一审法院准许守约方或受害人在庭审中或庭审后变更请求权,并因此剥夺违约方或侵权人的辩论权、管辖权异议申请权的,可以裁定发回重审。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