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律师王青

执于一念,将受困于一念;一念放下,会自在于心间

 
 
 

日志

 
 
关于我

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齐鲁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基本业务是民商事诉讼、刑事辩护。 主要业务是项目投资、企业法律顾问。擅长业务是人身损害赔偿、知识产权、尽职调查。联系电话:13583182752。

网易考拉推荐
 
 

是无效合同还是可解除合同?  

2013-04-17 11:08:02|  分类: 合同纠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无效合同还是可解除合同?(2013-04-17 04:54:10)
TE>是无效合同还是可解除合同? - 齐鲁律师王青 - 齐鲁律师王青转载TE>
标签:

转载

最近接了一单农村承包合同纠纷案件,一直在为究竟是无效合同还是可解除合同头痛。1986年11月A村村长某甲将500亩山林通过《承包开发荒山合同书》发包给外村人某乙、某丙47年,全部承包费300元,合同签署时一次性交清;同时将17亩水田承包给某乙、某丙30年,每年承包费260元,当年年底前交清。3个月后的1987年3月,某乙、某丙通过《转包林果场合同书》将其中200亩山林转包给外村人某丁30年,全部承包费24400元;17亩水田每年承包费260元。1990年3月,某丁通过《委托管理果园合同书》将200亩山林和17亩水田转包给某戊、某己27年,山林承包费共计39000元,水田承包费依旧是每年260元。《承包开发荒山合同书》没有村委会盖章,1988年1月经过县公证处公证。另外,某乙、某丙长期未支付水田承包费,也没有找到支付山林承包费的凭据。

现在村委会要求废除1986年签署的《承包开发荒山合同书》,我在《法律分析意见书》中阐明“无效合同”与“可解除合同”两种方案,并与其他同事甚至法官朋友进行了探讨,依旧存在重大疑虑。法律、司法解释、地方法院指导意见之间的冲突,使得律师难以“依法”做出风险评估。

1、本合同签署时是否无效

鉴于我国《民法通则》生效于1987年1月、《合同法》生效于1999年10月,因此1986年11月该《承包开发荒山合同书》是否无效,只能依据1981年12月颁布的《经济合同法》与1986年4月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农村承包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村长某甲未经村民授权与外村人某乙、某丙签署承包合同,违反了《经济合同法》第七条第三项“代理人超越代理权限签订的合同”,也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农村承包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条“违反民主议定原则”,在当时条件下属于“无效合同”。不过,《经济合同法》1999年10月失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农村承包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1999年6月失效。

2、目前的法律安排

1999年1月生效的《土地管理法》(修正案)第十五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由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单位或者个人承包经营的,必须经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并报乡(镇)人民政府批准”,1998年11月生效的《村民组织法》第十九条也明确了“民主原则”。随着我国法律的逐步完善,对于“民主议定原则”更加看重,这种村长不经村民同意擅自与外村人签署承包合同当然无效。

3、地方法院指导意见

2012年6月26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全省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形式,认为2008年12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废止《关于审理农业承包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以前订立且至起诉之日时已超过1年的承包合同,即使未经民主程序也不再认定合同无效或终止。虽然《经济合同法》、《合同法》都认为无效合同“从订立的时候起,就没有法律约束力”,但是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指导意见直接推翻了法律规定,限定了未经民主议定程序这种“无效合同”经过一定失效反而“有效”。“合同签署时无效”的承包合同,经过一定时效的履行反而变得“有效”,要避开广东省“地方政策”,要么需要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要么只能另辟蹊径。

4、村长是否与第三人“恶意串通”

我国《合同法》规定“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第三人利益”的合同无效,如果不能从“民主议定程序”入手,就只能从“恶意串通”入手。村长某甲擅自500亩山林承包给外村人某乙、某丙47年仅作价300元,3个月后某乙、某丙将其中200亩转包给外村人某丁30年作价2440元,价格相差数十倍,显然严重损害了村集体利益。鉴于合同无效属于“确认之诉”不存在诉讼时效,因此可以作为村民集体维权的一种思路。

5、是否可解除承包合同

鉴于没有证据证明承包人某乙、某丙是否支付山林承包费,有明确证据证明某乙、某丙长期未支付水田承包费,且某乙、某丙并未对山林进行开发(仅有其中200亩转包给他人),代理律师考虑以“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为由解除合同。当然,这是一种备用方案,是在“恶意串通”不能得到支持的情况下最后手段。根据司法实践,解除承包合同的诉求中,承包人某乙、某丙已经开发的部分很难得到支持,因此不能完整维护村集体利益。

本案究竟是无效合同还是可解除合同,律师应该如何最大限度维护村集体利益,这是一个法律问题,更是一个维权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