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律师王青

执于一念,将受困于一念;一念放下,会自在于心间

 
 
 

日志

 
 
关于我

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齐鲁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基本业务是民商事诉讼、刑事辩护。 主要业务是项目投资、企业法律顾问。擅长业务是人身损害赔偿、知识产权、尽职调查。联系电话:13583182752。

网易考拉推荐
 
 

贾相军山东高院申诉接谈记  

2014-12-23 08:51:54|  分类: 社会生活新闻、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转载


       20141222日上午九点半,我与周泽律师陪同当事人贾相军到达山东高院门卫室,正要登记,有一年轻法官对贾相军说,贾相军吧?得到肯定回答后,又说,案卷找到了,你们登记后跟我走去阅卷。贾相军对我和周泽说,这就是以前接待过他的王法官。以前来都说是案卷不在高院,或者说是找不到了。据贾相军说,为什么以前死活不让看卷?因为一看卷,就知道这是一个大冤案。

我觉得今天能告诉我们案卷找到了,可能是我们与聂树斌的律师同时来交涉申诉事宜有关,法院不愿意把它明显违法的事情暴露在公众面前。

我们跟着王法官进了信访接待大厅,见里边已经有许多访民在等着叫号。贾相军曾说咱们今天不要到信访去,而要直接去申诉庭。可是人家还是安排到信访来,叫做接谈。工作人员接了委托材料和证件后,说这就去安排阅卷,因今天事情太多,可能需要等等。

等了半个多小时还无消息,经验告诉我不容乐观。我对贾相军说,刚才我们高兴的太早了,人家才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你阅卷的。十点半左右,来人把我们三人领到一个接访室,墙上挂着接访人员守则,不外乎要笑脸相迎等等。一位中年法官自我介绍说他姓戚,是立案庭的庭长,由他主谈。还有一位稍微年长者姓马,作记录。

我一看就明白,阅卷没戏了。但为了尊重人家,也是想了解一下山东高院的意思,我们决定配合这次接谈。

戚庭长问,你们来有何事情?

我说有三件事情:一是贾相军来查询他于今年412日寄来的申诉材料是否收到,有何处理结果?二是贾相军聘请我们两位律师作为申诉代理人,前来提交委托手续;三是要求阅卷。

戚庭长要求贾相军介绍一下案情。贾相军从案发,到被冤判,到申诉的曲折经历,进行了叙述,期间数次哭泣。戚庭长对贾相军所说的申诉过程十分重视,看了有关材料后,他了解到贾相军已经向聊城中院、山东高院、最高法院这三级法院、还有检察院等部门提出过申诉,并且有的部门还有回复,而山东高院也有过驳回申诉的通知书。

这个情况我以前是知道的,因此必须说明再次前来申诉的理由和必要性。在贾相军说完后我补充了两点:1、虽然贾相军案已经申诉过,但本着有错必纠的原则,不应以曾经复查过而导致其无法继续申诉,让冤案无法平反。特别是最高法院指定贵院复查聂树斌案,体现了一种信任,因此我们相信山东高院对于本省的冤假错案,应该具有纠正的决心和能力;2、贾相军服刑19年和出狱后的四年一直在申诉,但一直无法复制案卷。上级推下级,下级推上级,后来干脆说找不到案卷了。既然今天告诉我们又找到案卷了,起码应该满足贾相军本人复制案卷的要求。

周泽补充了两点:1、从判决书等少量材料看,本案仅凭口供定案,无任何客观性证据,甚至连死者是否曾经被强奸都无法确认,怎么就能定贾相军强奸罪呢?2、目前是纠正冤假错案的好时机,此案由山东高院自我纠正最好。

戚庭长说了两点,1、有错必纠当然是对的,当事人也有权提出申诉,而申诉也可以委托律师,这些都没有问题;2、从刚才了解的情况看,由于贾相军的申诉复查已经超过两次,我们要查一下以前的复查情况。所以今天能否再次受理申诉,我现在还不能表态。

我说:1、最高法院虽然有两次复查就不再受理的文件,但只是针对一般情况,如果确有冤情证明无罪,第三次受理申诉复查也不犯法,有错必纠不应受两次的限制;2、即便当事人不申诉,他也有权复制与自己有关案件的卷宗,这我已经见过许多了。

周泽说,刑诉法规定院长就可启动再审程序,这也不受两次复查的限制,这实际上就是体现有错必纠的精神。

戚庭长说:法院不可能明知是错案还不启动再审,我们绝对不会袒护违法办案的行为。但既然有规定,就要按规定来。这样,案卷在刑庭,去人问一下(戚让在场的一位法官去问。过了大约15分钟,戚庭长被叫出)。

戚庭长回来后说,你们阅卷不符合法律规定,所以不能阅。

我说,拿出法条看看?(周泽有一本刑诉法,递给戚庭长看,没有找到)。

周泽说,律师作为申诉代理人阅卷是天然诉讼权利,就如同人饿了要吃饭一样,没有什么可争议的。

我说,本案,无论是从代理律师的阅卷,还是从贾相军本人的复制案卷来说,都应该不是问题。既然现在对代理律师阅卷有争议,我们可以暂时不谈,那就先让贾相军作为当事人复制案卷,这应该是没有争议的。

戚庭长说,我去请示一下领导。

戚庭长回来后说,阅卷问题以及申诉能否受理问题,研究时有分歧,今天都还不能定。此事经研究后,再一并答复。

我和周泽对此表示遗憾,但愿意再等几天,今天先不死磕。

下午一点,我们三人从山东高院出来,与聂树斌的代理人陈光武律师会面后得知,他们今天上午在山东高院交涉了半天,也没阅到卷。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