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律师王青

执于一念,将受困于一念;一念放下,会自在于心间

 
 
 

日志

 
 
关于我

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齐鲁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基本业务是民商事诉讼、刑事辩护。 主要业务是项目投资、企业法律顾问。擅长业务是人身损害赔偿、知识产权、尽职调查。联系电话:13583182752。

网易考拉推荐
 
 

让她说话,天塌不下来  

2014-03-06 18:10:58|  分类: 行政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她说

让她说话,天塌不下来

——陈学梅不服厦门市公安局集美分局治安管理行政处罚上诉案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本律师受上诉人陈学梅女士委托,担任其不服厦门市公安局集美分局治安管理行政处罚案二审代理人,现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本案被上诉人向上诉人所作厦公集(灌口)行罚决字[2013]03087号行政处罚决定(以下简称《处罚决定》)无效,详述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没有法定依据或者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下称《治安处罚法》)第四章规定的治安管理行政处罚法定程序为:1、受案并登记;2、调查(包括检查、询问等);3、告知拟处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4、听取当事人陈述和申辩并复核;5、作出决定。

根据被上诉人提交的据以作出《处罚决定》的证据,该案的受案的时间是2013691343(证据7),检查时间为2013691010(证据6),询问时间段是20136912272013691259(证据8),告知拟处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是2013691520陈述和申辩提交时间是2013691630(证据10),作出处罚决定的时间是201369日(证据1),时刻不详。

一望而知,该案未受理登记之前,竟已经完成了调查,作完了检查和询问,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因此而做出的行政处罚,当属无效。

二、被上诉人在庭审中对检查和询问先于立案的解释是:“依法对原告的住所进行检查,在查明被告具有违法行为后依法予以立案查处,程序并无不当”。也就是说,被上诉人认为,在立案之前,即可对公民的住所进行检查,对公民进行询问,这是对法律完全错误的曲解,涉嫌滥用职权。理由如下:

1、案件受理是包括行政案件在内的所有案件开展工作的第一步,逾越案件受理法定程序而进行的调查是非法行为,涉嫌滥用职权。

《治安处罚法》第二条规定:“扰乱公共秩序,妨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权利、财产权利,妨害社会管理,具有社会危害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由公安机关依照本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第七十八条规定:“公安机关受理报案、控告、举报、投案后,认为属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应当立即进行调查;认为不属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应当告知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投案人,并说明理由。”

也就是说,公安机关接收案件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受案登记:如果属于本单位管辖的治安案件,则及时调查处理;如果属于本单位管辖的刑事案件,则及时立案侦查;如果不属于本单位管辖,则建议移送有权部门处理;如果不属于公安机关职责范围,则不予调查处理并告知当事人。然后,才开始依相应法律,如治安案件则依《治安处罚法》,如刑事案件则依《刑事诉讼法》开展工作。

本案所诉《处罚决定》既然是行政处罚,自然依《治安处罚法》行事,从而也就应该按照前述《治安处罚法》第四章的法定程序办理该案。如此,则必须是在受案登记以后才能开展检查和询问。如果在受案登记之前径行开展调查,则为非法。如果被上诉人的解释讲的通,则在此情况下,如果调查确认嫌疑还好,如果调查无果,则不受理登记案件即可,无需负任何责任,而千千万万公民的住所却被侵入,自由却被限制,这是多么可怕的景象!法律,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也是受案登记必须先于调查的立法本意。

反过来讲,受案之前,该案是属于行政案件、刑事案件或者是否属于公安部门职权范围尚无定论,则对对当事人住所进行的检查、所做笔录,是讯问笔录、询问笔录,还是私闯民宅、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六条规定,警察按职责分工,依法履行包括治安管理在内的14项法定职责,则如果不先受案登记确定案件性质,又到底是由哪类警察负责?如果这种本末倒置的逻辑讲得通,任何人都可以随时被警察进入房间检查、传唤,比之上诉人一句“我有一万个理由学习陈水总”,到底哪个对公共秩序的扰乱更多一点?

2、《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47条详述了案件来源的所有情况:“报案、控告、举报、群众扭送或者违法嫌疑人投案,以及其他行政主管部门、司法机关移送”,在涉本案的行政处罚程序中,所谓的“依法对原告的住所进行检查,在查明被告具有违法行为后依法予以立案查处”,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种形式。

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47条:“公安机关应当制作受案回执单一式二份,一份交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扭送人,一份附卷,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在日常执法执勤中发现的违法行为,适用以上规定。”即,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在日常执勤中发现的违法行为,当然可以也必须进行盘查,但要进行下一步工作(本案中,陈学梅的所谓涉嫌违法行为,非由警方现场发现,因而也不适用“穷尽调查”原则),亦应制作受案回执单,并将该警察载为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或扭送人。本案中,如果如被上诉人所述,是警察吕吉安、陈立康在日常执法执勤中发现了上诉人涉嫌违法,也应该填写报案人为吕吉安、陈立康的受案登记表。但在被上诉人提交的收案登记表(证据7)中,报案人信息一栏并非吕、陈二人。为方便表述,特将该受案登记表主要信息简录如下。姓名:未知名,性别:无,出生日期:无,身份证种类:无,证件号码:无,工作单位:无,现住址:无,联系方式:15880293519,接报民警:陈立康,受案民警:吕吉安、陈立康。

一个让上诉人失去十天自由的行政案件,其报案人,竟然除了一个手机号码,全无信息。试问,如此情况下,受案回执单是如何交报案人的?而本案中,被上诉人并未提交受案回执单。

代理人无法核实15880293519号码的机主是否为陈立康或者吕吉安,如果是,则依照法定程序,首先应将报案人的信息补齐并进行核实,然后,因为报案人和接报民警、受案民警是同一人,应当回避,该受案登记程序违法,从而基于该受案登记所作的《处罚决定》无效。如果该号码机主不是陈立康或者吕吉安,则其所言“依法对原告的住所进行检查,在查明被告具有违法行为后依法予以立案查处”就是在说谎。报案人分明另有其人嘛。而且报案人是在1343分报的案,两位办案警察何以可以在1010分的时候就如受了神示一样预知到上诉人在8时许发表了所谓“违法信息”?

从这个受案登记表的粗制滥造,且无受案回执单相佐证(其上会有报案人的签字),代理人相信,其属于事后伪造的可能性很大。也就是说,本案未曾受案登记即开始调查并传唤上诉人,这是对公民权利赤裸裸的侵犯,当然也是严重违反法定程序从而导致因此而做出的《处罚决定》无效。

那么,在被上诉人提交的其据以作出《处罚决定》的证据1257101516中屡屡出现的2013698时许,陈学梅在其集美区灌口镇双岭村住处通过腾讯微博在网络上发布内容有‘我有一万个理由学习陈水总’的信息,……”警方是怎么知道的呢?警方提供的现场照片(证据14)暴露了问题。在警方提供的四张“现场”照片中,竟然有两张标注的是“厦门市公安局集美分局灌口派出所监控室互联网电脑”!请问,这到底是哪个“现场”?是陈学梅发表微博行使言论自由宪法权利的现场,还是公安机关非法监控公民网络言论的犯罪现场?而让代理人一直郁结于心的是,监控室到底是什么?监控谁?如何监控?监控是否需要相关网络服务提供商的配合?监控是否为技术侦查措施?监控的法律依据是什么?陈学梅到底是涉刑事案件还是行政案件?!代理人在此重申,退一万步来讲,即使假设监控是合法的,警察通过监控获得的所谓上诉人的“违法犯罪信息”,依然要先做受案登记,才能进行调查或侦查,否则即为非法行事,涉嫌滥用职权。

另,上诉人已于2014220日向厦门市集美区检察院控告了涉案警察涉嫌职务犯罪的情况。

三,在本案审查的《处罚决定》无效的情况下,为了让被上诉人免于对上诉人进行新一轮的枉法侵权,代理人再次重申,实体审查上,上诉人的言论也不构成任何违法犯罪。

1、《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第二十五条对应予处罚的违法行为的表述原文是:“扬言实施放火,扰乱公共秩序的”。《新华字典》中有关“实施”的释义是:用实际行动去落实施行。那么,既然警方认为陈学梅的言论扬言实施放火,则陈学梅所“扬”的“言”里,应该有如何用实际行动去落实施行放火的表述。请问,从“我有一万个理由学习陈水总”这句话中,我们能读到陈学梅要以何种实际行动去落实施行放火?有没有可供确定其放火的动机、目的、燃料购买、实施时间、地点、针对人物等一丝一毫的信息,让公众感受到一种“明显而现实”的危险,从而危害到公共秩序?请慧眼如炬的厦门警方告诉我。恕我愚钝,我真看不出来。

2、对上诉人是否有扬言纵火的潜在故意,应联系涉案微博上下文,亦应联系涉案当天上诉人前后的微博、上诉人的一贯表现来判断。

在被上诉人提交的现场照片(证据14)中,上诉人的微博原文是我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也被逼迫到走陈水总的路子。总之,我有一万个理由理解陈水总的无奈和愤怒,我有一万个理由呼吁全社会重视本人和女儿的生存居住权被剥夺、最低生活保障金被长期克扣、进政府上访被保安殴打,给政府下跪你被劳教、发短信写微博反应实际诉求也被拘留的问题,我有一万个理由学习陈水总代理人想问,陈学梅说:“我有一万个理由学习陈水总”,然后呢?她学了没有?她又说:“我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也被逼迫走陈水总的路子”。她真不知道,警察却知道了?她肯定不可能有“一万个理由”去做什么,在文学上,这仅是一种叫夸张的修辞,深入的理解,这分明是一个和陈水总一样被压迫的社会底层人民的悲号!警方仅仅看到“我有一万个理由学习陈水总”这句话了,那些她和她女儿“生存居住权被剥夺、最低生活保障金被长期克扣、进政府上访被保安殴打,给政府下跪你被劳教、发短信写微博反应实际诉求也被拘留的问题”,警方是否看到?须知,解决这些问题,才是从根本上弥合社会伤痕,治愈维稳固疾的良方,而不是把那些发出呼号呻吟的人送进拘留所,封住他们的嘴。

上诉人被行政拘留的前一天,在一条发表于2013681329分,全部转发和评论只有一次的微博中写到:“厦门BRT事件,触目惊心!!!上访问题终于被重视!!! 心情特别特别的沉重,心里难受极了,想哭...好想哭,哭那些无辜的亡灵,为社会恶性循环做了这座城市的牺牲品。”在2012682240分的一条转载3条评论2条的微博里写到:“可悲可叹的自焚者!上访难,难过上靑天!!! 上不了靑天,下地狱啊!”。从这些文字,读到的是陈学梅对死难者的哀悼和对肇事者的愤怒,却哪里能读出她要扬言放火的潜在故意?

再来看一条陈学梅发表于2013620136分,她刚刚被行政拘留十天期满之后的微博因评帖被关10天行政拘留全当是去厦门第一拘留所疗养疗养与警方零距离接触集美公安分局把草根名博一副手拷拷到了前沿阵地无非是想占点儿小便宜方便咱这草根记者对其暗访。好!!!! 感谢国保陈志伟玩傻了,可别悔青肠子哈)。知道他想升官了拿我这个访民当冤大头很正常既可邀功又能领赏!”如果她真是扬言实施纵火,受了这么大的冤枉,怕是真的要扬言纵火了吧,可从这条微博,我们分明看到的是一个苦中作乐理性平和的人在调侃人生,警方却为何要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一个公民,去有罪推定一个公民,无视她的陈述和申辩中对所言自己根本无意学习陈水总放火(被上诉人提交证据11)。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本案第二次开庭的前一天,陈学梅因自己摩托被违法扣留向一审审理本案的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状告厦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集美大队行政强制违法。事实上,陈学梅通过不断学习法律,甚至都已在为厦门本地其他人的诉讼做咨询和代理,实践着她所谓“公民观察”、“司法改良”的“中国梦”。一个人受了不公平对待,试图进法院讨个公道,又愿意规劝他人通过法律而非其他极端手段维权,她绝对是理性平和的,她那一句“我有一万个理由学习陈水总”,又怎么可以理解为扬言实施放火?

3、上诉人并无扰乱社会秩序的事实和可能。代理人为什么特别强调转载和评论数,是因为但凡看过陈学梅微博的人,都会发现她的微博多数没有转播和评论,偶尔有的,也是一两个或者个位数而已。所谓“扬言实施放火”的信息,要产生“扰乱公共秩序”的效果,前提是要有足够多的信息传播。请问,一个全部转播和评论只有3次的微博(警方所举证据14),到底会扰乱什么公共秩序。而警方提交的证据里,没有任何一个其对公共秩序造成实际扰乱的证据。实际情况是,上诉人的那条微博,对公共秩序连半点影响都没有!

 

审判长、审判员,说实话,我的当事人说话喋喋不休、性格急躁,我看过她的微博,文采很好,但有时不免失之夸张。她若是我的朋友,我也不怎么喜欢她。但你不喜欢她,我也不喜欢她,就可以拘留她?一个全部转播和评论只有3次的微博,到底会扰乱什么公共秩序,一句“我有一万个理由学习陈水总”,她就要失去十天的自由?公法执法的谦抑性在哪里?合议庭诸君,真的相信她是要去放火杀人?而如此荒诞不经的故事,如此赤裸裸的迫害,一审法院的法官竟然还维持了警方的做法,然后这个案子竟然还打到了二审,这是我们法律人的耻辱!

而另一方面,警方赤裸裸的滥权,却被熟视无睹,浑然不知这才是对公共秩序最大的危害。当人民警察开始迫害人民,当人民法院无法给人民提供公平正义,当我们的工作方式变成了不是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当言论的自由表达这个舒缓社会压力的减压孔如果在这里被我们用一个判决死死的堵上,我们到底是在制裁一个“有一万个理由学习陈水总”却把自己的行为控制在合理合法范围的人,还是在制造一个个真正的“陈水总”?

让她说话,天塌不下来!自由心证,这样的机会不多。列位法官,今天,你们有一万零一个理由认定陈学梅的言论不违法!

此致

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人:常玮平

                                                           2014228

话,天塌不下来

——陈学梅不服厦门市公安局集美分局治安管理行政处罚上诉案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本律师受上诉人陈学梅女士委托,担任其不服厦门市公安局集美分局治安管理行政处罚案二审代理人,现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本案被上诉人向上诉人所作厦公集(灌口)行罚决字[2013]03087号行政处罚决定(以下简称《处罚决定》)无效,详述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没有法定依据或者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下称《治安处罚法》)第四章规定的治安管理行政处罚法定程序为:1、受案并登记;2、调查(包括检查、询问等);3、告知拟处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4、听取当事人陈述和申辩并复核;5、作出决定。

根据被上诉人提交的据以作出《处罚决定》的证据,该案的受案的时间是2013年6月9日13时43分(证据7),检查时间为2013年6月9日10时10分(证据6),询问时间段是2013年6月9日12时27分至2013年6月9日12时59分(证据8),告知拟处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是2013年6月9日15时20分,陈述和申辩提交时间是2013年6月9日16时30分(证据10),作出处罚决定的时间是2013年6月9日(证据1),时刻不详。

一望而知,该案未受理登记之前,竟已经完成了调查,作完了检查和询问,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因此而做出的行政处罚,当属无效。

二、被上诉人在庭审中对检查和询问先于立案的解释是:“依法对原告的住所进行检查,在查明被告具有违法行为后依法予以立案查处,程序并无不当”。也就是说,被上诉人认为,在立案之前,即可对公民的住所进行检查,对公民进行询问,这是对法律完全错误的曲解,涉嫌滥用职权。理由如下:

1、案件受理是包括行政案件在内的所有案件开展工作的第一步,逾越案件受理法定程序而进行的调查是非法行为,涉嫌滥用职权。

《治安处罚法》第二条规定:“扰乱公共秩序,妨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权利、财产权利,妨害社会管理,具有社会危害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由公安机关依照本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第七十八条规定:“公安机关受理报案、控告、举报、投案后,认为属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应当立即进行调查;认为不属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应当告知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投案人,并说明理由。”

也就是说,公安机关接收案件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受案登记:如果属于本单位管辖的治安案件,则及时调查处理;如果属于本单位管辖的刑事案件,则及时立案侦查;如果不属于本单位管辖,则建议移送有权部门处理;如果不属于公安机关职责范围,则不予调查处理并告知当事人。然后,才开始依相应法律,如治安案件则依《治安处罚法》,如刑事案件则依《刑事诉讼法》开展工作。

本案所诉《处罚决定》既然是行政处罚,自然依《治安处罚法》行事,从而也就应该按照前述《治安处罚法》第四章的法定程序办理该案。如此,则必须是在受案登记以后才能开展检查和询问。如果在受案登记之前径行开展调查,则为非法。如果被上诉人的解释讲的通,则在此情况下,如果调查确认嫌疑还好,如果调查无果,则不受理登记案件即可,无需负任何责任,而千千万万公民的住所却被侵入,自由却被限制,这是多么可怕的景象!法律,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也是受案登记必须先于调查的立法本意。

反过来讲,受案之前,该案是属于行政案件、刑事案件或者是否属于公安部门职权范围尚无定论,则对对当事人住所进行的检查、所做笔录,是讯问笔录、询问笔录,还是私闯民宅、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六条规定,警察按职责分工,依法履行包括治安管理在内的14项法定职责,则如果不先受案登记确定案件性质,又到底是由哪类警察负责?如果这种本末倒置的逻辑讲得通,任何人都可以随时被警察进入房间检查、传唤,比之上诉人一句“我有一万个理由学习陈水总”,到底哪个对公共秩序的扰乱更多一点?

2、《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47条详述了案件来源的所有情况:“报案、控告、举报、群众扭送或者违法嫌疑人投案,以及其他行政主管部门、司法机关移送”,在涉本案的行政处罚程序中,所谓的“依法对原告的住所进行检查,在查明被告具有违法行为后依法予以立案查处”,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种形式。

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47条:“公安机关应当制作受案回执单一式二份,一份交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扭送人,一份附卷,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在日常执法执勤中发现的违法行为,适用以上规定。”即,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在日常执勤中发现的违法行为,当然可以也必须进行盘查,但要进行下一步工作(本案中,陈学梅的所谓涉嫌违法行为,非由警方现场发现,因而也不适用“穷尽调查”原则),亦应制作受案回执单,并将该警察载为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或扭送人。本案中,如果如被上诉人所述,是警察吕吉安、陈立康在日常执法执勤中发现了上诉人涉嫌违法,也应该填写报案人为吕吉安、陈立康的受案登记表。但在被上诉人提交的收案登记表(证据7)中,报案人信息一栏并非吕、陈二人。为方便表述,特将该受案登记表主要信息简录如下。姓名:未知名,性别:无,出生日期:无,身份证种类:无,证件号码:无,工作单位:无,现住址:无,联系方式:15880293519,接报民警:陈立康,受案民警:吕吉安、陈立康。

一个让上诉人失去十天自由的行政案件,其报案人,竟然除了一个手机号码,全无信息。试问,如此情况下,受案回执单是如何交报案人的?而本案中,被上诉人并未提交受案回执单。

代理人无法核实15880293519号码的机主是否为陈立康或者吕吉安,如果是,则依照法定程序,首先应将报案人的信息补齐并进行核实,然后,因为报案人和接报民警、受案民警是同一人,应当回避,该受案登记程序违法,从而基于该受案登记所作的《处罚决定》无效。如果该号码机主不是陈立康或者吕吉安,则其所言“依法对原告的住所进行检查,在查明被告具有违法行为后依法予以立案查处”就是在说谎。报案人分明另有其人嘛。而且报案人是在13点43分报的案,两位办案警察何以可以在10点10分的时候就如受了神示一样预知到上诉人在8时许发表了所谓“违法信息”?

从这个受案登记表的粗制滥造,且无受案回执单相佐证(其上会有报案人的签字),代理人相信,其属于事后伪造的可能性很大。也就是说,本案未曾受案登记即开始调查并传唤上诉人,这是对公民权利赤裸裸的侵犯,当然也是严重违反法定程序从而导致因此而做出的《处罚决定》无效。

那么,在被上诉人提交的其据以作出《处罚决定》的证据1、2、5、7、10、15、16中屡屡出现的“2013年6月9日8时许,陈学梅在其集美区灌口镇双岭村住处通过腾讯微博在网络上发布内容有‘我有一万个理由学习陈水总’的信息,……”警方是怎么知道的呢?警方提供的现场照片(证据14)暴露了问题。在警方提供的四张“现场”照片中,竟然有两张标注的是“厦门市公安局集美分局灌口派出所监控室互联网电脑”!请问,这到底是哪个“现场”?是陈学梅发表微博行使言论自由宪法权利的现场,还是公安机关非法监控公民网络言论的犯罪现场?而让代理人一直郁结于心的是,监控室到底是什么?监控谁?如何监控?监控是否需要相关网络服务提供商的配合?监控是否为技术侦查措施?监控的法律依据是什么?陈学梅到底是涉刑事案件还是行政案件?!代理人在此重申,退一万步来讲,即使假设监控是合法的,警察通过监控获得的所谓上诉人的“违法犯罪信息”,依然要先做受案登记,才能进行调查或侦查,否则即为非法行事,涉嫌滥用职权。

另,上诉人已于2014年2月20日向厦门市集美区检察院控告了涉案警察涉嫌职务犯罪的情况。

三,在本案审查的《处罚决定》无效的情况下,为了让被上诉人免于对上诉人进行新一轮的枉法侵权,代理人再次重申,实体审查上,上诉人的言论也不构成任何违法犯罪。

1、《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第二十五条对应予处罚的违法行为的表述原文是:“扬言实施放火,扰乱公共秩序的”。《新华字典》中有关“实施”的释义是:用实际行动去落实施行。那么,既然警方认为陈学梅的言论扬言实施放火,则陈学梅所“扬”的“言”里,应该有如何用实际行动去落实施行放火的表述。请问,从“我有一万个理由学习陈水总”这句话中,我们能读到陈学梅要以何种实际行动去落实施行放火?有没有可供确定其放火的动机、目的、燃料购买、实施时间、地点、针对人物等一丝一毫的信息,让公众感受到一种“明显而现实”的危险,从而危害到公共秩序?请慧眼如炬的厦门警方告诉我。恕我愚钝,我真看不出来。

2、对上诉人是否有扬言纵火的潜在故意,应联系涉案微博上下文,亦应联系涉案当天上诉人前后的微博、上诉人的一贯表现来判断。

在被上诉人提交的现场照片(证据14)中,上诉人的微博原文是“我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也被逼迫到走陈水总的路子。总之,我有一万个理由理解陈水总的无奈和愤怒,我有一万个理由呼吁全社会重视本人和女儿的生存居住权被剥夺、最低生活保障金被长期克扣、进政府上访被保安殴打,给政府下跪你被劳教、发短信写微博反应实际诉求也被拘留的问题,我有一万个理由学习陈水总”。代理人想问,陈学梅说:“我有一万个理由学习陈水总”,然后呢?她学了没有?她又说:“我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也被逼迫走陈水总的路子”。她真不知道,警察却知道了?她肯定不可能有“一万个理由”去做什么,在文学上,这仅是一种叫夸张的修辞,深入的理解,这分明是一个和陈水总一样被压迫的社会底层人民的悲号!警方仅仅看到“我有一万个理由学习陈水总”这句话了,那些她和她女儿“生存居住权被剥夺、最低生活保障金被长期克扣、进政府上访被保安殴打,给政府下跪你被劳教、发短信写微博反应实际诉求也被拘留的问题”,警方是否看到?须知,解决这些问题,才是从根本上弥合社会伤痕,治愈维稳固疾的良方,而不是把那些发出呼号呻吟的人送进拘留所,封住他们的嘴。

上诉人被行政拘留的前一天,在一条发表于2013年6月8日13时29分,全部转发和评论只有一次的微博中写到:“厦门BRT事件,触目惊心!!!上访问题终于被重视!!! 心情特别特别的沉重,心里难受极了,想哭...好想哭,哭那些无辜的亡灵,为社会恶性循环做了这座城市的牺牲品。”在2012年6月8日22点40分的一条转载3条评论2条的微博里写到:“可悲可叹的自焚者!上访难,难过上靑天!!! 上不了靑天,下地狱啊!”。从这些文字,读到的是陈学梅对死难者的哀悼和对肇事者的愤怒,却哪里能读出她要扬言放火的潜在故意?

再来看一条陈学梅发表于2013年6月20日1点36分,她刚刚被行政拘留十天期满之后的微博“因评帖被关10天行政拘留,全当是去‘厦门第一拘留所’疗养疗养;与警方零距离接触,集美公安分局把‘草根名博’一副手拷拷到了‘前沿阵地’上,无非是想占点儿小便宜,方便咱这草根记者对其暗访。好!!!! 感谢国保陈志伟(玩傻了,可别悔青肠子哈)。知道他想升官了,拿我这个访民当冤大头,很正常,既可邀功,又能领赏!”如果她真是扬言实施纵火,受了这么大的冤枉,怕是真的要扬言纵火了吧,可从这条微博,我们分明看到的是一个苦中作乐理性平和的人在调侃人生,警方却为何要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一个公民,去有罪推定一个公民,无视她的陈述和申辩中对所言自己根本无意学习陈水总放火(被上诉人提交证据11)。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本案第二次开庭的前一天,陈学梅因自己摩托被违法扣留向一审审理本案的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状告厦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集美大队行政强制违法。事实上,陈学梅通过不断学习法律,甚至都已在为厦门本地其他人的诉讼做咨询和代理,实践着她所谓“公民观察”、“司法改良”的“中国梦”。一个人受了不公平对待,试图进法院讨个公道,又愿意规劝他人通过法律而非其他极端手段维权,她绝对是理性平和的,她那一句“我有一万个理由学习陈水总”,又怎么可以理解为扬言实施放火?

3、上诉人并无扰乱社会秩序的事实和可能。代理人为什么特别强调转载和评论数,是因为但凡看过陈学梅微博的人,都会发现她的微博多数没有转播和评论,偶尔有的,也是一两个或者个位数而已。所谓“扬言实施放火”的信息,要产生“扰乱公共秩序”的效果,前提是要有足够多的信息传播。请问,一个全部转播和评论只有3次的微博(警方所举证据14),到底会扰乱什么公共秩序。而警方提交的证据里,没有任何一个其对公共秩序造成实际扰乱的证据。实际情况是,上诉人的那条微博,对公共秩序连半点影响都没有!

 

审判长、审判员,说实话,我的当事人说话喋喋不休、性格急躁,我看过她的微博,文采很好,但有时不免失之夸张。她若是我的朋友,我也不怎么喜欢她。但你不喜欢她,我也不喜欢她,就可以拘留她?一个全部转播和评论只有3次的微博,到底会扰乱什么公共秩序,一句“我有一万个理由学习陈水总”,她就要失去十天的自由?公法执法的谦抑性在哪里?合议庭诸君,真的相信她是要去放火杀人?而如此荒诞不经的故事,如此赤裸裸的迫害,一审法院的法官竟然还维持了警方的做法,然后这个案子竟然还打到了二审,这是我们法律人的耻辱!

而另一方面,警方赤裸裸的滥权,却被熟视无睹,浑然不知这才是对公共秩序最大的危害。当人民警察开始迫害人民,当人民法院无法给人民提供公平正义,当我们的工作方式变成了不是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当言论的自由表达这个舒缓社会压力的减压孔如果在这里被我们用一个判决死死的堵上,我们到底是在制裁一个“有一万个理由学习陈水总”却把自己的行为控制在合理合法范围的人,还是在制造一个个真正的“陈水总”?

让她说话,天塌不下来!自由心证,这样的机会不多。列位法官,今天,你们有一万零一个理由认定陈学梅的言论不违法!

此致

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人:常玮平

                                                           2014年2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