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律师王青

执于一念,将受困于一念;一念放下,会自在于心间

 
 
 

日志

 
 
关于我

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齐鲁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基本业务是民商事诉讼、刑事辩护。 主要业务是项目投资、企业法律顾问。擅长业务是人身损害赔偿、知识产权、尽职调查。联系电话:13583182752。

网易考拉推荐
 
 

【转发】深度丨律师的“死磕”是对法庭和法官的考验  

2015-03-10 21:56:13|  分类: 社会生活新闻、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发】深度丨律师的“死磕”是对法庭和法官的考验

 (2015-03-10 17:08:29)

【转发】深度丨律师的“死磕”是对法庭

法官的考验

       有些律师常常会纠结一些法律问题。对这样的律师,人们称之为“死磕”派律师。律师的“死磕”给人的印象是吹毛球疵。然而,笔者认为,律师的“死磕”未必是负能量。律师的“死磕”是律师护法维权的一种方式。也是对法庭和法官的考验。

       审判的首要任务是查明案件事实,法官是在案件纠纷事后作出的裁判。对于法官来说,纠纷事实是一个迷,双方当事人都想尽办法掩盖对自己不利的事实真相,然后由法官来猜。法官只好调动双方当事人及其辩护人来辩论,在辩论中剔除破绽,揭开迷雾。在民事案件中,律师当然地为其当事人掩盖对自己不利的事实真相,但同时又不遗余力地揭露对方,这种相互揭露正好有利于法官对案件事实真相的掌握。

       刑事案件的侦查阶段基本上在公安机关隐蔽进行,法庭上也基本上是侦查机关已经有选择、固定的证据,法官在法庭上的重要任务就是要排除非法证据,排除合理怀疑。要排除非法证据、排除合理怀疑,必须要有充足的事实依据和理论依据,确保所认定的“非法证据”和“合理怀疑”能够说服公诉方、辩护律师,还要说服上级法院的法官,所以法官,尤其是基层法官,要做到司法公正的责任是最重的。要完成这样的重任,必须有相应的制度来作保障,而恰好相反的是,我国刑事诉讼法所设定的法庭功能又是非常有限,证人、鉴定人、侦查人员可以不到庭质证参与辩论,法官只有凭借证人、鉴定人、侦查人员的书面材料进行审查。“排除合理怀疑”本身,是一个主、客观结合的判断,并不具备确定性,而刑事案件庭审的功能使得事实认定缺乏审判的既判权威。这种制度上的缺憾,使得法官在刑事案件的事实认定上力不从心。一个简单的例子是:被告人在庭上陈述侦查阶段存在刑讯逼供,法庭就缺乏主动解决问题功能,这是一种司法尴尬。

       侦查工作的特点和规律是由设疑开始,由怀疑到实证。而检察和审判阶段则必须坚持“排除合理怀疑”的原则。因此,从排除合理怀疑的原则来看,法官、公诉人、辩护律师的目的是同一;也就是说,法官、公诉人、辩护律师从不同的角度扮演着司法求真的角色。

       2012年修改的刑事诉讼法,明确了在侦查阶段律师可以会见嫌疑人,基本保障了律师的会见权,使得隐蔽的侦查透了一个口子。律师在侦查阶段的介入,无疑也是为庭审提供了“一管之见”,法官无理由拒绝这难得的“一管之见”。

       对法官来说,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要依据法律、运用法律方法和证据规则,对于疑难案件,要进行利益平衡和价值平衡,利益平衡和价值平衡需要法庭之外的社会信息,如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和履行能力,当事人的情绪及对判决、调解的接受限度等;同时,在价值衡平过程中,需要掌握必要的理论,将问题和焦点固定在价值判断上。法官在采集信息和掌握理论方面就要兼收并蓄,集思广益。律师在了解当事人的社会背景、当事人的司法需要等方面有天然的优势,法官要做到兼听则明,律师无疑是法官最接近的助手。

      正确适用法律的行为,“有法必依”是审判的底线。对于案件适用的法律规范,除了常规案件法官可以信手拈来外,对于疑难案件来说,法律、法规的检索以及对行为的定性,也是一件复杂的劳动。对于法律、法规的解释除了参照上级法院的解释及有关学理解释和案例,法官还要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凭借经验作出合乎逻辑和常理的解释。在这样的适用法律过程中,法官同样可以借鉴律师的意见,借律师的经验为我所用。

       律师的“死磕”或者是针对有法不依、审判中的违反法律程序和违反法律的裁判的行为;或者是法律适用虽合法但不当;或者是审判作风等问题。这些也为法官法、法官职业道德所不许,为法院所不容。律师的死磕也可能是理论上的问题坚持己见。“死磕”的形式可能书面的,可能是罢庭、向上级法院或有关部门投诉等。不管是针对哪种问题,采取什么形式,法庭都要认真对待,因为法庭是掌握审判权的组织;要正确行使审判权就要有接受监督的宽怀,要有坚持原则的品格,做到有错必纠,消除误解,改进不当。律师的“死磕”是现行制度在执行过程中的反映,有辩论就有“死磕”,有不法就有“死磕”。在司法公正上法官与律师是一致的,只有共赢没有输赢。

(文 曹伟光广东阳江中院法官)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