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律师王青

执于一念,将受困于一念;一念放下,会自在于心间

 
 
 

日志

 
 
关于我

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齐鲁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基本业务是民商事诉讼、刑事辩护。 主要业务是项目投资、企业法律顾问。擅长业务是人身损害赔偿、知识产权、尽职调查。联系电话:13583182752。

网易考拉推荐
 
 

和老苏的冲突——律师的江湖之逼上梁山(591)  

2015-09-21 13:34:03|  分类: 社会生活新闻、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老苏的冲突——律师的江湖之逼上梁山(591)

 (2015-09-19 02:32:46)
      和老苏的冲突源自于一个离婚案件。
      离婚案件的女当事人是我家一世交——儿时的邻居加四川老乡,岁数差不多,也算一起长大,但是后来我家搬走了,虽然互有走动,但也不是常接触。
     女当事人姓金,小时候长得白净漂亮,十分自信的样子,眼皮子总是向上翻,现在虽然徐娘半老,体态丰硕,但是目光依旧没有下垂。
      小金比我大一岁,初中毕业什么都没考上,于是当了售货员,在商场里卖金子,那个时候我刚参加工作,还经常游手好闲,与她遇到过几次,她对未来充满无限憧憬,记得处个男朋友,比较老实本分那种,她飞扬跋扈地表示,自己收拾这个男人简直易如反掌。我当时眼前出现一个画面,小金如慈禧那样高高在上,翘着二郎腿,嗑着瓜子,看着电视,喝着茶水,男子如李莲英一般俯首恭敬的伺候,面如死灰的擦地洗衣做饭哄孩子。
     但是后来事实不是这样的,把小金娶到手,生了个女孩后,局面发生了反转,小金在婆家受尽了欺凌,恭顺的男子在外面依旧是老实巴交的样子,但是打起小金的拳脚却十分老辣,颇有东邪西毒的风采。
     小金离婚后,我好久没见过她,但是听我母亲说,她和她妈也闹得不愉快,基本断绝了母女关系。因为这女子依旧争强好胜,丝毫没发现自己存在什么问题,总是认为别人做的不对,自己始终那么完美。
      去年去广州前,小金给我打来电话,说有事找我。我一听很热情,让她直接电话里说就可以,肯定什么事都解释的明明白白,但是小金非得见我,仿佛不见面我就听不明白判断失误似的。我那段时间确实也很忙,就让她先把材料发给我看看。小金说自己不会发,我十分惊愕,这当年也是紧抓时代脉搏的女子,怎么连这么简单的互联网交流工具都不会用。小金反驳我,不会使用这些工具就该死吗?
      这句话一下把我噎住了,我怕以前的那些老乡当我母亲面说我势利,所以连忙一叠声的打哈哈,然后约了时间见面。
      和小金见面,其面庞神采变化不大,我们在大街上见到能够马上想起她是谁,但是身躯确实发福了。
      她拿着个塑料档案袋,十分利落地将材料一点点展示给我看,就好像考官出考题那样,先看这个让我发表见解,然后再看另一个——这种方式很讨厌,往往材料是前后矛盾的,我不喜欢瞎发表意见,最后前言不搭后语还反遭她质疑。
      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要求看全部资料,小金还不同意,让我一个个发表见解,对此我强压怒火——换了其他当事人,我恐怕早赶他们滚蛋了。
     因为是老乡,因为曾经熟识,所以我耐着性子跟她解释了一下,她笑了,然后把全部资料交给我,我这才了解一个大概:她再次结婚了,被对方的真诚感动,准备掏心窝子和男子白头到老,但是男子好扯犊子,尤其和前妻牵扯不清,让她歇斯底里要跟男子没完没了,让他明白自己不是吃素的。
      男子已经将自己唯一一套房产和小金共有了,并且还给她出具了一张50万的欠条,承诺离婚就给她。为此小金希望我把这50万要回来,同时分割一半房产。
     我表示理论上没有问题。小金不愿意听我这官腔,直接问我有几成把握,那副架势好像公事公办,又好像居高临下准备事成之后看心情打赏一般。
     我现在分析不出具体几成把握,毕竟事情是发展的,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同样一件事情,遇到不同的对手,胜诉的把握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我问小金50万的资金来源,小金看着我,始终不正面回答,甚至还咄咄逼人屡屡用反驳的语句犀利的眼神和我对抗,“婚前财产。”“欠条不好使吗?”“这上面不都写了吗,收到现金50万。”“我都咨询过很多律师了,都说没问题。”“缺心眼啊,签字按手印,难道还想翻案?”
     “我问你资金来源,你正面回答我。”我努力和颜悦色。这要是换了其他自作聪明的当事人,我有两种处理方式,一种礼送出境,一种将计就计——这方式成功的基本没有,因为对方都能从我眼里看出不真诚。
       “我认为不需要,他都承认了。”小金还在负隅顽抗。
        “你能说出资金来源吗?”我执着地问,这是案件的一个关键,很多人都认为有欠条就能打赢官司,这是最肤浅的道理,但是在我手里,欠条被打翻的案件比比皆是。尤其这种所谓婚前财产,怎么证明确实客观存在。
     “我自己赚的,怎么了?”小金看我也很顽固,稍微妥协了。
     “你自己赚的?你怎么赚的?”我知道小金就是普通工薪阶层,50万不是小数字。
     小金听我说完,很激动,“你认为50万很多吗?你也太瞧不起人了,50万你没见过吗?”
    “50万很多,我没见过。”我没跟她客气,十分严肃的回答。
      小金一耸肩膀,“我卖金子卖的。”
      “你手里有两公斤黄金?”我知道小金以前卖过金子,中饱私囊完全有可能。
      “两公斤,我哪有这么多!”小金没反应过来,目前黄金每克200多,想要凑齐50万,真的需要两公斤黄金。
     “你有多少?”我问。
      “大概100多克。”小金回答。
      “100多克能卖多少钱?”
       “好像——几万元吧。”小金脑子反应不快。
       “你说的是50万,这几万元差距也太大了吧。”
      “我还有私房钱呢。”“你们结婚几年?”“一年多。”“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攒私房钱的?”“十多年了。”“一年攒几万,不吃不喝?”“对啊。”小金努力让自己眼神不漂移,显得没有瞪大眼说瞎话。
       “你觉得法官会相信你说的话吗?”
        "我管他相信不相信呢,我有证据,这就是物证!“小金眼珠子瞪得溜圆,举起欠条,那架势仿佛红灯记里的李铁梅,就差一个大辫子直接抽我脸上了。
       我苦笑了一下,耐心的告诉他,现在法律有规定,大额借贷必须查清资金来源。我看她还是不明白,于是举例告诉她,现在有个二货想骗你上床,给你出两亿人民币的欠条,你千万别相信,这在法律上不受保护。
        ”这是50万,不是两亿。“小金自作聪明的反驳。
       “50万也算大额借贷了。”
        “50万?大额,这多吗?”小金再次表现出不屑的口吻。我十分无奈的笑了,报以同样不屑的口味,“我一直以为你没钱,律师费都想少收了,但是既然你这么有钱,咱们到时候也别计较律师费了。”
      “我压根也没想节省律师费,该多少就多少,你说吧,你们按照几成收取?”小金丝毫不示弱,实际完全中了我的圈套——这世界,不知道省钱如此慷慨的的当事人我真的没见过几个。
      我告诉她大概按照百分之五的比例收取,当然有老乡的关系,可以降低到百分之二,三或者四。
      “不用。”小金小手一挥,“我不差钱。”
       “那就好,你准备好律师费,咱们就可以开始代理了。”我自然不会和如此豪爽的当事人虚以委蛇。
       "你有几成把握?“小金又开始重复最初的问题。我看着她,沉吟片刻,滴水不漏的回答,”你只要能够准确说明资金来源,证明确实是婚前财产,我们就有百分百的把握。“
       小金这次有点听明白了,其眼珠子翻了翻,继续直勾勾看我,”你说的意思是如果说不出资金来源,我就肯定败诉,是吗?“
       “不是这个意思。”我理解她作为一个初中生,还非得冒充有文化人的尴尬,于是再次耐心解释,语速尽量放慢,“如果说不明白资金来源,你丈夫还没有这个法律意识,包括他请的律师也是一骗钱的二货,法官也不怎么的,那么你还是有很大的胜算的,如果对方请的是我这样的律师,你说不清资金来源,你会很麻烦,换句话说,你胜诉的把握不大。”
      “除了资金来源,还有其他顾虑吗?”小金也不知道是否听懂,总之,没再继续纠缠这个问题。
       “主要看律师,当然最重要的还要看客观事实,真的想变成假的,假的想变成真的,那都得看律师的功力。”
      “你的功力不错呗?”小金笑眯眯看着我,多少找回一丝当年的友善。
       “那不敢说,只能说对得起你的律师费。”我冷静的回答。
       “那好吧,我就请你了。”小金很爽快,但是我没有激动,她进屋我都观察了,没看到有揣着一万元律师费的地方。
         “中午我请你吃饭。”小金道。我摇头拒绝,她坚持邀请,我也坚持不去——跟当事人混吃蹭喝的律师最他妈的无耻。
     “ 那好吧,我还需要准备什么?”
       “你需要准备钱。”我实话实说。
       小金笑了,看着我桌子上的咨询费提示,表示要交咨询费,被我拒绝了,没关系的人赖着不交钱不行,关系不错的人非要交钱——不是不能要,但是小金这样的不能要,回头她得损死我。
  
       送走小金,坐在外屋,但是始终能听到我们谈话的老苏凑了过来,“怎么的,以前有一腿啊?”
      我白了老苏一眼,“你他妈的缺心眼,我都谁都有一腿,你的肾给我啊!”
     “你说的那个资金来源的事情我就不服气,我就说钱在我自己家放着,你管的着吗?”老苏理直气壮道。
      “你相信吗?”我反问。
      老苏不服气,“我有什么不相信的,我害怕银行不保险,愿意放家里,老鼠啃了我愿意,咋的,钱放家里死罪啊?”
       我叹口气,没跟老苏废话——这种泼皮式的代理律师很多,但是不太还用。
     
      小金走后,下午又给我来电话,还是问有几成把握,我有点不耐烦——她的案子我不是很情愿代理,几个方面因素,首先熟人,万一代理不好,这个埋怨成本太大。其次小金太较真,我可不希望将来没处理好,她把对付她老公的劲头用到我身上。
      “你不是咨询过其他律师吗?他们把握大,你就找他们。”我回答,也算给她一个台阶,免得她怕我抱怨。
       “我就相信你了,你说吧,花多少钱,我就想收拾他,让他明白,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小金在电话那面,虽然看不到表情,但是我眼前依旧可以飘出她的面相——整体就是一怨妇。
      “我觉得你们应该好好谈谈,你老公——也没有你说的那么次。”
       “拉倒吧,这人都不是人,我对他那么好,还在外面勾三搭四,那还是人吗?我要的就是独一无二。”
        “你自己没检讨一下自己吗?到底为什么会出现这类问题?”我理解她老公,如果我媳妇这样,我岂止勾三搭四,我勾五搭六都嫌少。
      “我怎么了,我怎么了?”小金不服气,连珠炮的反诘。
       “你自己好自为之吧,我们尊重你的选择。”
        “我现在还没彻底跟他翻脸,你说我有没有必要搬出来住。”“这个你随意。”“你不知道,这个男人打老婆,他前妻都被他打住院了。”“那你小心点,别惹他。”“我不怕他,但是他打我怎么办?”“你别惹他,他不会打你的。”“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生气。”“大姐,话不能都不让你说了,你这转圈说话,我怎么回答你啊?”我很生气,遇到这样的女人,我都恨不得掐死她。
     “那我搬出来?”小金试探性的问。
     “随便你,但是我觉得你最好跟他好好谈一下,钱和财产的事情好好谈,差不多就行。”
      “我一分钱都不能少要,我白跟他睡一年了。”小金很气愤,丝毫不妥协。我叹口气,让她自己看着办,就主动挂了电话。
       我决定不代理这个案件,因为我开始同情那个男人了。
  
       回到家,半夜12点的时候,小金的电话响了起来,把我从梦中惊醒,她告诉我她被她老公打了,我说你报警了吗?她说报警了,眼睛里好像进了异物。我说那就等警察处理。小金可怜巴巴问我,“那你不来吗?”“我不去。”我啪的一下挂了电话,然后手机关机。
   
       过了几天,小金来了,眼睛没什么事,她老公被治安拘留了。现在她正式起诉离婚,我刚好不在,她跟苏律师谈,结果不用想,二者相谈甚欢,最后代理费只收取了5000元。小金还有点得意,开诚布公地抓住了我上次的台阶,仿佛她离开我,依旧朋友遍布五湖四海似的。
       我没生气,有种将计就计的快感。
      至于我为什么跟老苏吵架,因为这个官司没打好,法院不支持婚内夫妻这种债务,老苏所谓自己婚前财产愿意放家里的说法根本没获得法院认可——男方也不傻,花了大价钱请了律师,把老苏说的体无完肤。
      小金额外还给了老苏几万元去做法院工作,结果狗屁作用没有。小金找我,我当然知道猫腻,让老苏退钱,老苏说花出去了,不退。
      “你俩之间没别的事情吧?”我问老苏,老苏一脸坦荡,“扯淡,谁能看上她啊!”
       “那就好,我让她去司法局投诉,你到时候自己跟司法局解释去。”
        “你跟她啥关系啊,你帮着她出损招。”老苏在我身后十分不满。
        “我他妈的就是看不上你。”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